一梦两生

有感

一直混混沌沌,做了一些不可挽回的憾事。其实我对未来的任何期许只藏在深夜,只有闭上眼睛思绪飘着的时候才敢说自己也能憨眠。白天脚踩大地,却一遍遍想着自己从高处坠落,坠下深壑,坠入大江大河或是海里。我对生活没有该有欲望,必须要说自己无知也无畏了。

这不是正常人的想法,我悲观、麻木、冷漠,可是我又坚持着自以为是的小善良和小美好,挣扎在内心的煎熬和堕落的快感中,复杂得终日自我怀疑。

我抗拒任何一切人莫名的关心和帮助,一旦接受了必会惶恐得涕零谢之报之。

我曾一度寻死,一百种死法,我研究了千千万万遍。死是需要勇气的,得出的结论是我是个懦弱的人,赖活着也是好的。

不能大放厥词怨恨生活给了我什么,应该说我刚好经历了什么,最致命的是不坚强的本人一向喜欢逞强,结果被狠狠打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