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两生

沉梦(铁虫)

万圣节的夜晚,这座平时沉寂的海边小镇少有地陷入疯狂。Em…大概可以用醉生梦死来形容街上各种奇特打扮的人,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啊,明朝梦又该醒了。


Peter此时是一身蜘蛛侠的装扮,路过十字街口,那家生意冷清的裁缝店老板的儿子抓着一把糖拖着圆滚滚的小身板颠颠跑到他面前,扬起一个笑脸,两颗漏风的门牙,口齿不清道:“I like ironman·”


Peter心里一抽,说不出的滋味砸在心头,不过还是笑得得体,捏起手指揪了一颗说了句“Thanks.”


浑浑噩噩走到家,关上门便瘫在沙发上,墙上的闹钟传来嘀嗒嘀嗒的转动声,屋子里透着股孤寂的荒凉。


泪从眼角滑落,Peter握拳塞进嘴里发狠咬着,这个面容年轻却满身风尘的少年啊,一个人还是坚持着那份倔强。不知过了多久,轻微的啜泣声也歇了,沙发上的人睡着了,只有那双眉头不肯放松。


人的大脑一直转动,于是想象力飞般似的蹿出,构架了梦,又有了无数光怪陆离的世界,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Peter?Peter?Wake up·”

熟悉的声音从耳边想起,Peter此时只觉烦躁,任何人被搅了好梦都不会有好心情。可是,转念间,Peter惊了一下,从床上蹭起。


“May?Is it real?”Peter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看着眼前的人,双手颤抖着去摸向她。

May不说一笑,轻拍了下Peter的头,直当自家孩子没睡醒在犯蠢。

“快点起来洗涑,别忘了今天还有约会”。


约?约会?Peter脑里一片空白,不过还是傻愣愣地乖乖刷牙洗脸,等他忙完一切跟May道别走到楼下看到那辆熟悉的车时,才稍稍觉得真实起来。


他揉了揉眼睛,可还是止不住犯酸。


“Mr.Stark,久等了抱歉”,打开车门坐上去说了一句,却是不敢看驾驶座上的男人。

一向英明神武的Stark总裁察觉到了不对劲,微敛眉头抬手捏了下Peter滑润的脸,调侃道:“Kid是没睡醒朝我撒气呢么!”

Peter被逗得笑了出来,心里轻松许多,脸色好看了不少。


接着是以往重复了很多很多遍的日程:约会——惊喜——甜腻——回家。

这一天的Peter也只能用黏人的小妖精来唾弃形容自己。一遍遍对着老男人诉说自己难忍的爱意与倾慕,勾得老男人差点犯罪。

只是庄周梦蝶,亦蝶梦庄周?


晚上十点多,Tony Stark把他送回楼下。俩人都是一副依依不舍。

目光交缠间,Peter被那人的炙热惹得羞怯,不好意思低头笑了笑,一时间无言。

“哎...”Tony Stark低叹一声,解开彼此的安全带把人搂过来,亲昵吻了吻Peter的面颊,又爱不释手般一遍又一遍抚摸着他的头发。


“Kid,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那么不开心,又藏得很深自己隐忍着,可是你知道的,我爱你,所以想让你永远开开心心的。”


Peter终于忍不住了,那长久以来的分离悲痛与现实的分崩离析让他溃败不堪,他伏在这宽厚的肩膀上痛哭流涕。

“我,我不够坚强。”Peter抽抽噎噎来了一句。

Tony顿时少了些许心疼,笑道:“哈?我的Kid说自己不够坚强?那还有谁坚强呢?Ironman嘛?可是我的Kid帮过IronMan,有危险时也自己一个人往前冲,帮过许多人,他还不够坚强?”

“可是、可是我,不能没有你们!”说着又是一阵低泣。


Tony Stark无奈叹气,双手替他擦着泪水,语气沉了沉:“我不知道你发生或者梦到了什么。可是我知道,假使分离那天到来,我纵使明白你的痛,也还是希望你能笑着活下去,活出你自己的释然,享受每一天的日升日落,把我放在心底里一个小角落想念就好,Kid,答应我。”


“我不!不要离开我!Please”Peter挣扎着抓紧他的手央求道。


Tony错愕了一下,脑里一个灵光闪过,似乎明白了什么,突然地,心里沉痛得让他快要窒息。他动了动嘴巴,又默然了,过了好一会儿,只一句:“Kid,I'm sorry”。空留那些在心里发酵的情绪疯狂叫嚣着,又是千言万语道不清。


Peter听后安静了下来,自欺欺人想这是梦这是梦,哭成这样太丢人了。擦干了泪水,主动轻吻了一下男人的嘴角,说了句“再见”,便推开车门下了车。

慢挪着步子,希望时间被无限拉长。

后面想起车门拉开的声音,脚步声跟了上来。

Peter转身,迎面撞上男人的视线,深情、宠溺,似乎里面装了星辰,又似是深沉的大洋,总之他愿意永远醉在其中。

“Kid,love you.”

Peter霎时泪如雨下,哽咽下回了一句:“love you forever.”

————

嘀嗒嘀嗒,时针转到了刻度二那里,夜深深,一派万籁俱寂。

Peter醒后望了天花板许久许久,他明明刚睡醒,却又那么累,还出奇地清醒着,满身心的饥饿、沮丧、难过、兴奋、无趣,他睁着一双男人以往最喜欢称赞的纯洁的眼睛出神着。

过了很久,他从沙发上爬起,抓起手机编辑了条短信发出去,又拿了桌上放了很久的瓶子打开,急切咽下许多糖。


两天后,有人破开这个房子的门闯了进来,入眼的是睡得十分安静的Peter。


不久,纽约一处郊外的墓地里多了一座墓碑,上面刻着一行字:

“他追到了梦,他正抱着梦安眠。”


评论(1)

热度(19)